倾城之恋 (段尧城吕倾茜)在线阅读

倾城之恋 (段尧城吕倾茜)在线阅读-超级大书
倾城之恋 (段尧城吕倾茜)在线阅读
此内容为付费阅读,请付费后查看
书币3.3
限时特惠
书币9.9
立即购买
您当前未登录!建议登陆后购买,可保存购买订单
付费阅读
已售 1

闺蜜说睡男人不能露富。

我玩剧本杀捞到一个绝世帅哥,跟我回了家,亲了抱了,临门 一脚他却跑了?

送上门的富婆不要,转头去 KTV 做包房少爷?

走进包间,朋友已经左拥右抱和帅哥喝上了,我打算找个角落 坐下。

环视一周,却在一个妖艳女人的身边,发现了熟悉的面孔—— 段尧城。

他也看见了我,愣了愣。放下酒杯,走出了包间。 擦肩而过的时候,没有看我一眼。 朋友在唤我,一个打扮精致的帅哥也在向我招手。 我过去拿过朋友的酒杯,一口干了一杯威士忌。

接着我就感觉全身发热,双腿发软,整个人发了痴,不听使唤 地往外挪。

我的脚步越来越快,走到外面,看见段尧城在路边踱步。

路灯的映照下,他高大的身影更显挺阔,宽肩窄腰在白色衬衣

下若隐若现。

「你离开我,就是为了出来卖?」

我眯瞪着眼抬头看着他,很想从他脸上看到一点局促。然而没 有,他棱角分明的脸波澜不惊。

「说话别这么难听。」

「好,请问段先生为什么出来卖?」

「吕倾茜,老子不出台!只是卖酒。」 他冷俊的脸,终于有了一点表情。

「你这么缺钱?」

「缺,你给吗?」

「你要多少?」

「一百万。」 我笑了,踮起脚凑近他,鼻尖触碰到他微凉的耳朵,

「宝贝,你可不止这个价。」

瞬间,我清晰地感觉到他的脖颈由白皙变成绯红,青筋凸起, 彰显着男性的力量和欲望,看得我很想咬一口。

他按住我的肩膀,「吕倾茜,你醉了,你放尊重一点。」

「那你有没有尊重过我?」

我咬牙切齿地说话,手却顺着他的胳膊摸向他肌肉坚实的腰 身。

「段尧城,多少男人上赶着和我好,我看上你,是你的福气, 你以为你是谁啊,跟我玩儿失踪?还删我微信?」

「吕倾茜,你干什么?」他喉咙里发出轻声的低吼,捉住我愈 发放肆的手。

从他的裤兜里,我翻出银行卡。

「好了,一百万。」 对着银行账号,我当场把一百万转到了他的卡里。

他看了看手机提示,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却强装镇定,「你 这,最多,只能,收买我的肉体。」

「好啊,走啊,跟姐姐回家啊。」 我昂着头,看他要怎么接招。

「没大没小,我比你可大一岁。」他嘴角溢出一丝笑意,伸手 拦了辆出租车,「我送你回家。」

车到我家,他把我抱上楼,一路拥吻。

听着浴室里的水声,旖旎浪漫的小心思占据了我的大脑,小

样,还挺会!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一把抱起我丢进浴缸,摸了摸我的头,转 身就走。

我上头的情绪一下子跌倒谷底,

「段尧城!你是跑男吗?这么爱逃跑!」 回应我的是楼下大门的关门声。 又是临门一脚刹了车,这段尧城该不会是中看不中用吧! 2

初遇段尧城,是在一场剧本杀。 作为新手来说,我算是不幸,拿到了很难演绎的凶手角色。

不过幸好,在场的玩家里帅哥挺多的,所以我玩得倒也津津有 味。

游戏进行到一对一私聊环节,我进入小黑屋后迟迟没有人来与 我谈话。

昏暗狭小的房间,诡异的背景音乐加上一惊一乍的小彩灯,我 有些害怕起来。

一阵心紧之时,有人推门进来了。

来人仿佛没有适应黑暗,像是没有看到我一般,径直走到离我

只有几厘米的距离,才停下。

太近了,近到我甚至能听到他抬手间,衬衫布料摩挲的响动, 近到我能看到他锁骨下一颗小痣,随着呼吸轻微起伏。

我本就紧张的心情,被这突如其来的男人搞得更加局促,心脏 不禁加快了跳动。

「你就是凶手。」不等我开口,他便俯身在我耳边淡淡地说。 他的声音幽幽的,低沉克制。 在我听来,却像是被阎王下了判词,吓得我大气不敢出。 砰砰砰,我感觉整个屋子都回荡着我的心跳声。

我本能地后退两步,按住胸脯说,「不是,不是我,你猜错 了。」

「你别怕,我没有恶意。」

「那你要干嘛?」 我深吸一口气,这才闻到他身上似有若无的木调香味。

「我是想说,我会保护你的。」 暗淡的光线里,我看不太清他的脸,他似乎露出了浅浅的笑。

说完他先我一步离开小黑屋。

回到座位,大家开始了游戏最后的推理。

他果真如承诺的那样,在明知凶手是我的情况下,还有理有据 地将疑点转移到了别人身上。

我控制不住地打量他,不得不说,从头到脚,他都长得很好 看。

大概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在纯色衬衣的包裹下透出紧实的肌 肉线条,腿长而直,站着如一棵白杨般俊挺。

棱角分明的下颌骨,托着一张光洁白皙的脸,眉眼深邃而疏 离,棕色瞳仁闪着琥珀的光泽,英挺的鼻梁如刀刻般标致,还 有微翘的嘴唇、突出的喉结、……甚至连指节,都长在我的审美 点上。

只是可惜……

「等一下,我觉得这里有点问题。」

最终投票前,我委婉地把讨论思路拉回了正轨。其它的玩家顺 着我提出的问题,顺利将怀疑对象锁定到了我身上。

「美女,你这不是自爆么。」有人笑我傻。

我懊恼地说,「哎呀,我才是凶手吗?我还以为我只是帮凶 呢。」

其他玩家成功将我这个凶手揪出,开心地复盘。

只有他一语不发。 游戏结束,我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他拦住我,「我说了,会保护你的,为什么自爆?」

看着他俊美的脸上剑眉微皱,一丝不忍掠过我的脑海,但转瞬 即逝。

刚才的一切,不过是逼仄环境里,与陌生异性近距离接触产生 的吊桥效应,我告诉自己,要理智。

「抱歉,辜负了你的好意。」我低着头轻轻说,「我不需要一 个穿假 AJ 的人来保护。」

3

剧本杀之后,我早早赶回家里,利用睡前的时间看了员工的周 报,整理好第二天的工作资料。这才洗漱上床。

我习惯了这样的生活节奏。把大部分时间留给工作,少部分时 间留给自己。

自己的时间已经很少了,我还有一堆爱好:陶艺、摄影、滑 雪、剧本杀……实在没空分心给男人。

这些年,朋友介绍的,社交场上遇见的,上赶着明撩暗约的男 生,其实见了不少,我没有一次失守。

朋友调侃说,我就像一个 AI,设定是冷情魔头,不近男色,百

分百避开爱情。 我有些自得,这一次,我又成功了。 躺上床,像往日一样,我在脑海中规划明天的事。 思维却不可自控地走神。 幽幽地,我总回想起,那淡淡的木质香味。 是雪松?檀木?还是鼠尾草?

是令人放松的味道,独特而温和。明天问问懂香水的朋友吧。 思绪就这样飘着,手机突然震了一下。 剧本杀老板发来消息,说下周会开新剧本,问我要不要去。 查了一下备忘录,下周末正好有空。

「可」

「今天那个穿衬衣的帅哥也来,人刚好够。」 不经思索,我发过去一个开心的表情包,「好呀!」

「这么开心?」老板问。

我赶紧关掉对话框。眼前浮现出那个男人棱角分明的脸,说话

时喉结滚动的样子,把我逼到墙角时俯看我的眼神…… 心又像在小黑屋里一样,砰砰砰加快跳动。 对啊,我在开心什么?我不会是心脏出问题了吧? 一定是!

我赶紧起床吞了一粒心肌酶。 再次躺下,秦山来了电话。

「姐姐晚上好,钱收到了,怎么这个月多了五千?」 略带稚气的少年音,听起来活力又可爱。

「你那天陪我,我很开心嘛。这也要换季了,拿去买点新衣 服。不够我再给你打过来。」

「够了够了,谢谢姐姐!有需要我随时在姐姐身边哦~」

4

一周的忙碌过后,终于到了周末。 下午三点的局,我一点就开始打扮。

捣腾了一个多小时,站在镜子前看看自己,妆容精致,穿搭满 分,是可以见千万级客户的级别。

满意地拿包出门,没两分钟又开始后悔,是不是打扮地太刻意

了,我这样费力气,图什么呢? 那个人帅气是不错,但一个穿 A 货的人,值得吗?

一路胡思乱想,一路纠结,但再次见到他之后,这些都被抛到 了脑后。

打开门,我就看见他已经坐在了房间靠里的位置,双手捧着一 杯白水,乖乖地喝着。

还有好几个空位,我犹豫着是要离他远一点,还是干脆挨着他 坐?

上次对他不留情面,人家会不会记记仇呢。 听见响动,他抬头,看见了我,微微一笑,对我招了招手,

「嗨。」

看来,他不是小气的人。

我想了两秒,坐到了他对面——不会太近,但又能面对面说 话。

「嗨。」坐下后,我也向他打了个招呼,「好巧啊,又碰见 了。」

「对啊,」他伸出手,「你好,我叫段尧城。」

「你好,我叫吕倾茜。」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9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