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红尘

恰红尘-超级大书
恰红尘
此内容为付费阅读,请付费后查看
书币3.3
限时特惠
书币9.9
立即购买
您当前未登录!建议登陆后购买,可保存购买订单
付费阅读

你们知道当太子妃的滋味吗?众人眼中的荣耀、宠爱、锦衣玉 食,全都是一场孤独、痛苦、绝望至极的幻梦……

但,比起爱上太子,这些都不算什么。

01

在下钟意,年方十八,三个月前是尚书家的大小姐,现在,是 莲溪寺的一个小尼姑。而这一切——

只因观相先生的一句:天煞白虎命。 这种命格的人,无论爱上谁,都会克掉他的性命。

之前只当是笑话,而随着父亲踉跄入狱被斩,母亲流放宁古 塔,至亲接二连三地离我而去,我渐渐地信了……为了化煞保 命,消除业障,我来到了最为偏远的莲溪寺。

剃度时,师父有些怜惜地看着我,我摘下发簪、解开发髻,如 瀑的头发垂到腰间。

闭上眼睛,感觉头皮一阵阵发麻,青丝滑落。 师父说:「从此以后,你便没有烦恼了。」

呵。怎么可能?

尚书府大小姐岂能不知,只要有人的地方,便有烦恼。 回到禅房,果然看到有人正在翻我的行李。

「两位同修,你们这是……」

「好啊,新来的,你竟然有这样的衣服!」

「师太,那是我娘给我绣的……」 我上前解释,希望两位师太能把肚兜还给我。

那件粉色的肚兜上,绣着一只青色的如意,是我娘留给我的、 唯一的念想。

「来,穿上给我们看看。」

「阿弥陀佛,这不是用来穿的……」

「哼,是不是等着穿给男人看?」两位同修笑作一团。 我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师太,我已皈依佛门……「我下意识地拽住了衣角。

「不穿是吧?那我可就把它交给师父了!」

「交给师父也可以,我会跟师父解释的。「慌乱之中,我说出

了这样的话。

「不怕是吧?你赶紧翻翻行李里还有什么。大户人家,不可能 就这么一个破玩意儿。」

两人又在我的行李里翻腾起来。

「师太,还有一只玉镯子,只要你把肚兜还给我,玉镯子可以 给二位师太。」

「肚兜竟然比玉镯子还重要?肯定是奸夫给的什么信物。」

「这只是娘亲留给我的最后一样东西。「我的眼里噙满泪水, 想起了小时候,娘亲在府上为我缝制肚兜的场景。

「来,穿上给我们看看。否则……」 另一位师太大声说:「否则,我们就撕了它,哈哈哈哈!」

冬日里的禅房与冰窖无异,为了这最后的念想,我一件件地褪 去了衣服……

直至只剩贴身的亵衣。

「快点,别磨蹭!」师太不耐烦地催促,我已经开始瑟瑟发 抖。

正在这时,外面喧闹起来——

「此处是比丘尼的住所,外人……尤其是男子不能闯入。」是师

父的声音,如此慌张。 话音刚落,有人破门而入。

七名大汉,穿着牛皮裤子,鞭子盘在头顶,肌肉虬结,全都是 凶神恶煞的模样。

一男子走进,儒雅、白净、鼻梁高挺,阳光倾洒在他的灰呢子 大衣上,映照出衣服上用金线缝制的暗绣。一件青色的斗篷罩 在外面,更显潇洒。

「在下高盟,请钟意、钟娘子立刻还俗。」

师父看着高盟,又看向只穿着亵衣的我,紧闭双目,只说了一 句:「阿弥陀佛。」

我蜷缩在角落,紧紧地抱着我的那个包裹。

高盟径直走向我,我禁闭双眼,不知面前的男子究竟会对我做 什么。然而他只是将斗篷摘下,轻轻地披到我的身上。尽管他 如此温柔,但我感受到的却不是关心,而是冷漠的执行一个程 序。眼前不是我,是旁人他也会这么做。

接着,高盟对我施以跪礼。 高盟:「请娘子即刻下榻太子府中,侍奉太子。」 我不解:「太子?」

当我还是朝中尚书的女儿,或许有一天真的会嫁入帝王家。而

随着父亲踉跄入狱被斩、母亲流放宁古塔,我也剃度出家。如 今听到还俗嫁人,还是嫁入太子府中,仿佛一个天大的笑话!

高盟与我四目相对,我眼神中满是惊诧,高盟却只是轻描淡写 地说了一句:「起驾,带太子妃入宫。」

还没来得及反应,我就被两名彪形大汉架走,三步并作两步地 塞入轿子中。

起轿之际,高盟突然喊:「慢着」。

高盟探身进来,向我下达命令:「打开包裹,我要看看,里面 有没有对太子不利的东西。」

我把头扭向一边,将包裹抱得更紧,高盟一把抢过,发现是几 本经书和玉镯。

他长舒了一口气,告诉我:「宫里锦衣玉食,你大可不必再带 这些——

诶,这是什么?」

我看到包裹露出一角粉色,连忙起身去抢,高盟只是稍微侧了 侧身,就用肩膀把我抵了回来,他的身体也顺势挤进了轿子, 我动弹不得。

他扯出那粉色的一角,发现是件崭新的肚兜,脸竟然红了。但 是随即又立刻换上了一副见怪不怪的面孔。

我盯着他:「这东西能害到你家主子吗?」高盟不发一语,神

色似有愠怒,我有些紧张。 没想他只是说了句:「你,不是个尼姑吗?」

我一把抢过肚兜,狠狠地将拳头砸向高盟,他向后一撤,将包 裹抛向我,离开轿子,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眼神中尽是冷 漠。

02

我竟然真的来到了太子府邸,这周围的一切断然不是一般的官 宦人家就可以比拟的。

仅是沐浴更衣就安排了二十多人,茉莉花瓣在池中散出阵阵清 香。水波荡漾,我竟然昏头昏脑地觉得,当个太子妃也不错, 这比莲溪寺冰冷的井水不知道要舒服多少倍!

两个嬷嬷服侍我戴上了繁复的珠翠、发套。嘴唇亦抹上了鲜红 的唇脂,傅粉一层,衬着眉间的花钿,镜子中的女子,已与寻 常人家的碧玉少女没有区别。

我问:「太子为何要娶我?」

嬷嬷不说话,还是低眉顺眼地准备为我戴上凤冠,我却命她将 发套和凤冠取下。

嬷嬷大惊:「娘娘,不可……」

我笑了笑:「既然是夫妻,自然要以诚待人。太子问起,我会

一人揽下,二位嬷嬷辛苦了。」

我,钟意,即使是在与太子的大婚之日,也要以本来面目示 人!让众人都知道,当朝太子妃,乃莲溪寺的尼姑,罪臣之 女!

此刻,我迫切地等待太子的到来,想当面给他难堪。

然而,花烛燃尽,睡眼惺忪的我才发现,身边半躺着一个人, 正笑意盈盈地看着我。而他的手,正在轻轻地抚摸着我的……光 头……

被一个初次谋面的男子见到自己的光头,我难堪至极。但是, 我突然意识到,此人,一定乃当朝太子,我此刻的模样,不就 是为了让他难堪的吗?我立刻起身、跪在他脚下:「参见太子 殿下……」

没人应我。

「参见太子殿下。」 还是没人应我。

我刚准备抬头,突然感觉谁在我的头顶,「砰」地弹了一下。 我不禁心中暗骂:这……这是当朝太子?

我怒目圆睁,抬头看他,他竟然笑着说:「这莲溪寺的比丘 尼,的确惹人怜爱!」

「你?」我气得站起身来,凑近一步看着他,他却将冰凉的手

掌置于我的头顶之上,轻轻摩挲了几下。

太子看着我:「你不问我为什么要娶你吗?」

我冷笑一声:「我想问,你未必想答;你想答,我不问你也会 说的。」

太子点了点头:「舟车劳顿,好好休息。」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掉了,只留下一个满腹狐疑的我。 03

再次见到太子,已是三日之后。

这三日我好吃好喝,丝毫没有不适,甚至已经做好了永远见不 到太子的准备。

下午,我准备小憩一会儿,太子风尘仆仆地来到卧房,带着浓 重的脂粉香。

「什么味道……「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也不禁嗅了嗅。

「怡情坊的薰香,总是这么厚重。」

怡情坊是哪里,我不知道,但是这名字,我猜也能猜得出来。 况且,这几日在府中,我也听了不少关于太子的传言——流连 于烟花柳巷,不问政务,整日与府中丫鬟打情骂俏,不过是一 个纨绔子弟罢了。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8 分享